代表委员大可不必躲媒体

2017-04-01 02:46

     媒体大都刊发了全国政协委员张艺谋日前在会场外成功挣脱美女记者“怀抱”,而后回眸一笑的图片。相信它也让人印象深刻。事情的原委,是一名电视台女记者见张艺谋拒绝采访要求,干脆从后面一把拦腰抱住张导,央求给点儿“下锅菜”,否则回去没法交差。老谋子无奈地咧嘴笑笑,挣脱开来,潇洒地挥一挥手,带走了一片“叹息”。   同样作为一名媒体从业者,我愿意向那位被人指为“表现失态”的女记者致敬。她是努力的。但我感到失落的,却不完全在于张艺谋拒绝了这位女记者的采访并绝尘而去——事实上,在这一点上,许多论者的批评是站不住脚的。因为作为一名政协委员,其主要职能当然不是来应付媒体采访的——而在于他作为民意代表,为什么毫不犹豫地对这种送上门来甚至是“投怀送抱”的说话机会,采取了拒绝的态度?   没有证据表明,张艺谋对媒体记者一概闭口不言。但我要说的是一些代表委员总是谨言慎行的现象。如我们所见,拒绝采访已不只是张艺谋一个人的经典。在政协会议休息时,有记者上前采访并询问彭丽媛今年的提案及关注的焦点,遭到婉拒。同样还有冯小刚,他躲进了洗手间。经济学家厉以宁遭遇记者围堵后仍三缄其口,在场不少采访过他的记者对此颇为困惑,因为他以前可是“有嘛说嘛”,来者不拒。几位记者聊天交流心得后发现,今年两会上的经济学家变得谨慎起来的远不止厉以宁一位。一些身份敏感的官员,也想方设法躲过“围追堵截”的记者和话筒。   在我看来,代表委员谨言慎行,选择躲避或拒绝媒体采访的做法,委实让人费解。固然,张艺谋们从来不缺少镁光灯的照耀与麦克风的探询,且可能对此已不胜其烦。但别忘了,那只是作为导演的张艺谋。作为政协委员的张艺谋,应当明白他是来做什么的。因此,导演张艺谋可以躲狗仔,委员的张艺谋却不该“躲猫猫”。两会不是摆谱的地方,代表委员承载民意嘱托,担负期待之重,有多少事务不能拔冗满足民众的知情权,有多大压力不能放下与公众建立良性的互动?民意代表在民众面前如果总是不合时宜地谨言慎行,最终只能理解为对民众“怀抱”的避走。   两会乃公共之论坛,代表委员参政议政或共商国是,他们带来的提案议案既为民声民情之反映,那么自不必向公众保密。同时,代表委员身负其所代表群体或所在界别的利益诉求,这注定他们与媒体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两会这个议政平台上,媒体就是一只便宜的“肥皂箱”。在200年前的美国,人们只要在公共场所空地上放上一个木头肥皂箱子,往上一站,就可以发表演说了,这是人们曾经非常熟悉的街头景观。所以后来将“肥皂箱”代指公共讲坛。因此,代表委员的诉求通过公众媒体这只“肥皂箱”的放大,可以达到影响最大多数人乃至实现对立法与决策施加影响的目的。而在代议制这种间接民主机制之下,这种作用应体现得更加明显。照理说,这是多数民意代表求之不得的。   代表委员对媒体的拒绝,并不等于弃守职责。但代表委员对媒体的开放程度,更能直白地表明他们尽职及负责任的姿态。而这一点,恰恰深合于公众对良好议政风气的寄望,或者说,是一种深层的修复。事实上,许多代表委员更积极接受媒体的访问,已成为本届两会的一道亮色。这正是日前中新社报道所指出的,曾几何时,不少代表委员对媒体总是抱有防范心理,遇到采访能推则推,让探访代表委员住地的记者屡屡踏空。而本届两会令许多记者眼前一亮的是,代表委员对媒体的态度更为开放,甚至主动借助媒体为自己的提案议案“暖身”。在一个信息愈来愈丰富的公共论坛上,民意热切的怀抱中,那些背过身去的身影很孤单,却也因此显得更加刺目。(杨耕身)稿件来源:中国青年报编辑:曹飞翔